ENGLISH| 武大主頁| 學院內網| 化院信箱
學院新聞
卓仁禧:許身化學科研報國
來源: 作者: 更新時間:2019-08-08

轉載自光明日報20190808 10

記者:夏靜、張銳

1C737

卓仁禧 資料圖片

【追思】  

  8月6日,著名化學家、我國生物醫用高分子材料重要奠基人之一、中國科學院院士、武漢大學教授卓仁禧先生因病醫治無效,在武漢逝世。作爲新中國培養的第一代科學家,卓仁禧院士懷揣科學強國之夢,傾盡所學只爲民,書寫了一篇篇科研報國的精彩華章。

  1931年2月,卓仁禧出生于福建廈門鼓浪嶼。有感于新中國成立後如火如荼的工業化建設,他毅然從農學轉攻化學。1953年,從複旦大學畢業的卓仁禧,被分配到武漢大學工作。1957年至1959年,他又到南開大學進修,開展有機矽化學研究。此後,他回到武大工作,直到2018年12月光榮退休。

  從研制光學玻璃防霧劑,到彩色錄像磁帶黏合劑和助劑,再到合成多種基因治療化學載體……卓仁禧畢生從事有機矽化學和生物醫學高分子等方面的研究,成功解決了不少關乎國防及民生的難題。

  1972年,部隊有關部門找到武漢大學,提出光學玻璃防霧劑的研究課題。卓仁禧分析認爲,光學玻璃出現霧點影響透明度是玻璃被腐蝕的現象,如果在玻璃表面覆蓋一層很薄且透明的疏水分子膜,可能會達到防霧的效果。他創造性研制的有機矽光學玻璃防霧劑,用作多種光學器件保護塗層,有力提升了我國有關軍事裝備的性能。1976年,他不辱使命,短時間研制出了用于毛澤東同志水晶棺的防霧劑。

  不光是解決炮鏡、望遠鏡等“看不清”的問題,他還成功解決了當時電視屏幕的“閃”點問題。

  20世紀70年代中期,用于電視廣播的錄像磁帶,偶爾會使屏幕上出現像流星一樣的“閃”點,計算機用磁帶也發生漏碼問題。1975年,武漢一家磁帶工廠找到了卓仁禧。分析了工廠的生産環節和原材料後,他和同事將原材料二元共聚物進一步部分水解,變成略帶親水性的三元共聚物,並加入一種有機矽化合物作爲助劑,增強了無機磁粉和三元共聚物黏結。就這樣,“閃”點奇迹般地從電視屏幕上消失了。彩色錄像磁帶黏合劑和助劑的合作研制成果獲得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獎。

  創造無窮期,科研就是翻過一座又一座高山。20世紀80年代以來,卓仁禧將主要的精力投入生物醫用高分子的研究上。

  生物可降解高分子的合成、表征及其在生物醫學領域的應用,藥物及基因傳遞載體,生物活性高分子,組織工程材料……卓仁禧帶領團隊成果叠出。他不但獲得了多項國家級獎勵,還當選爲國際生物材料科學與工程學會會士。

  傾盡所學只爲民。20世紀90年代,我國很多大型醫院相繼引進磁共振成像設備,並配套進口造影劑。然而,這種磁共振成像造影劑價格高昂,每支20毫升針劑售價就達2000元。爲了減輕病人看病負擔,卓仁禧帶領團隊很快就合成了與進口商品相同的钆造影劑,成本僅幾十元。

  因为科學研究卓有建树,国外的一些朋友、企业多次邀请卓仁禧出国工作,但他都婉言谢绝。多年来,他一直将一位学生送的对联“海爲龍世界,雲是鶴家鄉”挂在書房。這約略可以窺見他紮根祖國大地做科研的拳拳之心。

  1997年,卓仁禧當選中科院院士。“當選之後與當選之前沒有什麽區別。”在他心裏,最要緊的是積極促進科學技術的發展和應用,培養人才,維護科學精神,發揚優良學風,起表率作用,把生物醫用高分子方面的工作做得更好些。

  “搞科研就是要發揮創造性。”卓仁禧常常對同事和學生說。

  在武大執教的數十年裏,他始終注重培養學生“創新的思想和創新的能力”。他認爲,既不能抱著學生走,也不能對學生放任自流。

  “在科研方向上,卓老师给每个学生充分的自由,让我们自己去不断开拓新的领域。”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武汉大学亿万彩票副院长张先正说,卓院士总是鼓励大家,在实验室一定要多动手做实验,不能光想不做,自己不实践永远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1993年,武漢大學成立生物醫用高分子材料教育部重點實驗室,卓仁禧擔任實驗室主任。這是我國最早建立的生物醫用高分子材料實驗室。

  “七十多岁时,卓先生仍然坚持亲自讲授研究生课程,还精心准备幻灯片。卓先生八十高龄仍坚持自己步行到实验室工作。”武汉大学亿万彩票教授贺枫说,无论做学问还是做人,卓先生都是我的榜样。

  “卓老师用他的言传身教告诉我们,为我国的科学发展作出贡献不是一时兴起之事,而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需要我们这些年轻人投入一生的精力为之奋斗。”武汉大学亿万彩票在读博士研究生郑迪威说。

  (本報記者 夏静 张锐)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八一路299号 邮编:430072 鄂ICP备05003330    Copyright ?   技术支持 思古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