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武大主頁| 學院內網| 化院信箱
學院新聞
站出來講那“幾句真話”的,爲什麽是他?
來源: 作者: 更新時間:2019-08-05


追憶建言恢複高考的武漢大學查全性院士



  ▲查全性院士在武大校園的生活照。(圖片均由武漢大學提供)




  ▲1977年,由鄧小平同志主持的全國科學教育座談會在北京召開。圖爲全體參會人員合影留念,第三排左八爲查全性。




  ▲查全性在實驗室指導學生。(資料照片)


(轉載自新華每日電訊,記者俞儉、李偉)


先生一生鞠躬盡瘁,全性率真,複國之大考,振學之大計,功當代而利千秋。


他是我國著名的電化學家,畢生從事電化學相關的科研和人才培養工作,是我國現代電化學重要奠基人之一;他更是一名傑出的教育家,爲我國高等教育事業的改革和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他就是建言恢複高考第一人、中國科學院院士、武漢大學教授查全性。


8月1日,享年95歲的老先生走了,引發全社會的懷念。


1977年恢複高考是中國現代教育史上的一件大事。1977年8月4日至8日,鄧小平主持召開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武漢大學化學系副教授查全性的發言痛陳了當時招生制度的種種弊端,並建議從當年就開始通過考試招錄大學生。


曆史從此改寫,知識改變命運的時代開啓。


查全性院士辭世的消息傳開來後,引發一代人的追憶懷念。


人們感恩他的仗義執言,人們致敬他對民族複興作出的重要貢獻。


“一聲驚雷”


  鄧小平主持的座談會上,他痛陳招生制度弊病,扔出“大學招生必須通過考試並建議當年恢複高考”的重磅炸彈


  2017年正值恢複高考40周年之際,新華社記者獨家視頻專訪了92歲高齡的查全性院士,如今從這份寶貴的影像資料中,我們看到了一位知識分子的愛憎分明和不爭名利的風範。


  “這個會議,可能最重要的是當年通過考(試),恢複高考。”2017年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查全性回憶了1977年那個夏天,那場鄧小平主持召開的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情景。


  當時查全性是武漢大學化學系一名副教授,是參會的40多位代表之一。8月6日,會議開到第三天,查全性說出了自己一直想說的話。


  “前兩天的會議開得很沈悶。過去幾年,不需要考試,沒有考試怎麽辦,(工農兵學員)還在辯論湖南和湖北哪個在南邊,哪個在北邊,都要開辯論會,你說這是小學還是中學。你要補,沒有五年十年,也很難。學生的質量完全沒有辦法保證。”查全性在會上還列舉了兩個身邊的事例,表達對“讀書無用論”的擔心。


  查全性的發言引起與會學者專家們的強烈共鳴。


  查全性越說越激動,痛陳當時招生制度的種種弊端,並建議從當年就開始通過考試招錄大學生。


  鄧小平邊聽邊點頭,隨後就問時任教育部長的劉西堯,要是今年現在就改,行不行,來不來得及,劉西堯說,現在還來得及。


  鄧小平就拍板,那就這麽辦了。


  第二天,新華社駐會記者找到查全性采訪,記者開玩笑說:“查老師,知不知道你昨天扔了個重磅炸彈?”


  曆史從此改寫。1977年10月21日,高考恢複的消息正式公布,像一聲驚雷,喚醒了千萬個中國青年沈睡的夢。恢複高考的冬夏兩季,全國有1160萬人參加考試,那是迄今爲止世界考試史上人數最多、規模最大的一次考試。


  “知識就是力量”的時代開啓,千千萬萬年輕人的命運從此發生轉折。


  查全性夫人張畹蕙告訴記者,1977年,在武漢重型機床廠當工人的大兒子、在湖北鍾祥縣下鄉勞動的女兒也參加了這年冬季的高考,一個考上武大物理系,一個考上武大化學系,兩個孩子現在都很有出息。


  查全性院士的去世,引發網友的刷屏悼念。“作爲1977年恢複高考後的第一批大學生,我是後來才知道,是查老向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提議恢複高考的。十分感謝!一個倡導提議,一個接受推行該政策,二老功在千秋,名垂萬古。查老一路走好!”。網友“PRC-1 二鍋頭”感慨。


  華中科技大學哲學研究所所長、國家治理研究院院長歐陽康曾經作爲恢複高考後首屆本科生代表之一應邀參加恢複高考二十周年座談會,聽查全性講起當時的故事。


  歐陽康回憶起座談會時的情景,當時大家都特別感謝小平同志,也對查先生的智慧與勇氣給予高度評價和由衷謝忱。


爲什麽是查全性站了出來?

  

    “他为人低调,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凡事尽力求证。对自己不是很有把握的事绝不评论,不会轻易就一件事或一个人下结论。但基于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在必要时一定会挺身而出,直言不讳。”


  那场改变了一代人命运的座谈会,爲什麽是查全性站了出來?


  武汉大学亿万彩票教授庄林曾经问过查全性院士当年扔“炸弹”细节,是否如有些人声称的事先有人授意?


  查全性平淡而堅定地否認,說他其實只是說出了很多人心裏想說的話,只是講了幾句真話而已。


  查全性兩年前接受采訪時曾說過:“那時很多老師心裏很急,因爲你看到很多學生沒法教。爲什麽要提前?這個非常明確,實際上大家都明白,光是喊口號不行。”


  查全性院士愛憎分明、不爭名利的大師風範,讓莊林至今記憶尤深。


  而透過多年的近身觀察,莊林更能體會爲什麽在曆史轉折的關頭,是查全性老師挺身而出,成爲那個敢講真話的人。


  莊林博士畢業後留校工作的5年裏,經常跟隨查院士左右,出差開會,共室而眠。


  “那時他已年過70,跟他出門我多少起到‘拐杖’的作用,自然也就能貼身體會先生的氣息、情感和思想。”莊林回憶說,在先生的潛移默化下,自己用短短的5年從一名講師躍升爲教授。至今,莊林珍藏著查全性院士親筆寫的推薦其破格晉升教授的信。


  查全性認真地斟酌修改每一句話,讓莊林整理後重新打印出來,而莊林保留了那份草稿。


  “那抖動的筆畫,是先生對年輕人最大的嘉許和期待。”莊林感慨。


  武汉大学亿万彩票教授陆君涛回忆自己与查全性院士亦师亦友的60年时光感慨不已:


  “查老師是我認識的最善于學習的老師。他的課堂教學不受教科書的束縛,往往把不同課程的知識融會貫通聯系起來講,因而特別活,大家都很喜歡聽他講課。”


  時隔60年,陸君濤仍清晰記得查老師在一次關于“又紅又專”的報告中強調的學習方法:看書學習不能只是一本書一本書地讀,而要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地讀(即圍繞一個問題讀多種書以求透徹理解)。這對習慣于“上一門課讀一本書”的學生來說,可謂耳目一新。


  武汉大学亿万彩票教授陈胜利对于查全性院士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慎言与必言”。


  “他爲人低調,實事求是,客觀公正,凡事盡力求證。對自己不是很有把握的事絕不評論,不會輕易就一件事或一個人下結論。”陳勝利說,印象中查全性老師在會議或其他公衆場合總是很仔細地聽,一般很少說。但是,基于強烈的責任感和使命感,他在必要時一定會挺身而出,直言不諱。


  在學術報告或交流中,如果查全性發現有錯誤或不嚴謹的言論或說法,會直接指出,無論對方是誰。對于他覺得正確的事,需要做的事,他一定會仗義執言,身體力行地推動。而對于不正當的事,一定會力阻,哪怕涉及自己的同事或學生。


  武汉大学亿万彩票教授艾新平回忆起查全性老师,他认为查先生不仅在学术上对学生要求极为严格,而且对学生的道德品行极为重视。


  2004年艾新平首次參加國家863計劃電動汽車專項的監理檢查工作,查先生專門囑咐“我對你的專業能力一點都不懷疑,但作爲年輕人要做到實事求是,敢于說真話”。


  莊林回憶跟隨查全性院士的日子,沒有觥籌交錯之歡,在簡樸和平淡中,令人領略純粹的科學家作風。


  但查全性院士的生活並非沒有音符,他會跟團隊年輕人分享他喜歡的交響樂,坦言自己喜歡聽鄧麗君唱唐詩。


  莊林結婚時,查全性送莊林的禮物是兩碟CD,一碟西方名曲一碟中國古樂。


  聽音樂和養花大概是他僅有的業余愛好。


  不少武大師生偶爾會遇到查全性老師在校園裏滿頭大汗地疾走,那是他在治療感冒。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科學的成就來自千萬科學工作者的默默耕耘,然而由此建成的科學大廈卻如此輝煌。每念及此,心曠神怡。身爲科學一兵,其樂融融”


  仗義執言,作爲建言恢複高考第一人,查全性在高等教育界一舉成名。


  停止了11年的高考恢复后,查全性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又回到了自己热爱的实验室。


  他曾爲一本畫冊題字:“科學的成就來自千萬科學工作者的默默耕耘,然而由此建成的科學大廈卻如此輝煌。每念及此,心曠神怡。身爲科學一兵,其樂融融。”


  其實,作爲我國著名的電化學家、我國現代電化學重要奠基人之一,默默耕耘、甘當人梯,傾盡畢生從事電化學相關的科研和人才培養工作,是查全性更看重的自身定位。


  武汉大学亿万彩票教授杨汉西回忆起查全性院士,他认为,凡是听过査老师讲课的学生,少有不为其高屋建瓴、深入浅出的演讲而感受到茅塞顿开,受益匪浅。


  實際上,査全性老師對課堂教學高度重視,可以說是竭盡全力地上好每一節課。


  在查全性85歲高齡時,爲了給本科生准備一堂“淺析能源結構”公開課,花費大量精力重新分析了相關領域,包括煤的高效利用、锂離子電池、燃料電池、電動汽車等清潔能源的技術發展態勢和面臨的科學問題,梳理出關鍵基礎科學問題和清晰的技術發展路線。


  在制作課件時,老先生請楊漢西作爲聽衆對其每一段文字、每一幅圖片都提出建議,然後仔細斟酌、反複修改,精益求精。


  原來,查全性悄悄告訴楊漢西,隨著自己年齡增長,能夠上講台的機會越來越少,更要珍惜每一次上大課的機會。


  後來查全性每當上課的前幾天,他總是將最新修改充實的課件發給楊漢西,並將其學術思想和講述方式傳授給楊漢西,要他陪自己一起給本科生上課。


  “萬一我在課堂上身體支持不下去,你就立即上去繼續講,不能因爲個人的一點小毛病就中斷課程。”查全性神情嚴肅、認真地對楊漢西說。


  回憶起這一幕,楊漢西不由眼眶濕潤。


  一位年近九旬的老人,還一門心思、如此認真對待本科生授課,學高爲師、身正爲範,讓楊漢西和上過查老師課的學生們,對這句話記憶終生。


  楊漢西記得,查全性老師最後一次在大教室的講台上,面對200多名本科生,他從上午8點一直講到12點。然後又鼓勵同學們提問,耐心地回答每一個問題,直到大家不得不宣布下課。


  “可以說,査老師完全是在拼命爲本科生上好每一堂課。”楊漢西感慨。


  查全性對學生傾注了慈父般的關懷之情,半個多世紀以來,在查全性院士主導下的武大電化學團隊爲國家培養了數以千計的電化學優秀人才,如今弟子中不少已經是我國電化學領域的行業精英和科研中堅,可謂桃李滿天下。


  艾新平對于查全性老師在學術方面超凡的預判性極爲敬佩。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锂離子電池才問世不久,查全性就明確指出,锂離子電池的安全性是一個需要重視的問題,並將電池安全性技術的研究列爲艾新平博士論文工作的一部分。


  事實上,隨著後來锂離子電池在動力、儲能領域的應用,因锂離子電池燃燒、爆炸引發的安全性問題才引起了電化學儲能領域的高度關注,兩者之間的時間差差不多有十年之久。


  回顧查全性院士的一生,是爲我國化學研究和電化學事業嘔心瀝血的一生,是爲國家高等教育事業發展無私奉獻的一生。


  1947年查全性從上海大同大學轉學進入武漢大學化學系,1949年2月加入中國共産黨;1950年畢業留校任助教,1957至1959年赴蘇聯莫斯科大學電化學研究所進修,在國際著名電化學家、蘇聯科學院院士A.H.Frumkin(弗魯姆金)指導下從事電化學研究,1980年當選爲中國科學院化學學部委員(院士),直到2018年12月才光榮離休。


  查全性的父親查謙教授是華中工學院(現爲華中科技大學)首任校長。


  父親查謙的嚴謹務實“實驗室作風”,潛移默化影響了查全性的一生。查全性作爲我國著名的電化學家,數十年來,他的研究成果都毫無保留地留給了後來的學者。


  爲紀念並感恩查全性對我國高等教育的貢獻,2017年恢複高考40周年之際,恢複高考後第一屆大學生熊曉鴿出資1977萬元,在武漢大學設立“查全性教授1977獎教金”,表達敬意和感恩。


  如今,斯人已去,风范长存。武汉大学亿万彩票西楼一楼设立的临时悼念堂里,摆着查全性先生的雕像,音容宛在,供络绎不绝吊唁的人们瞻仰。


  查全性先生的雕像是湖南籍雕塑家黃麓和黃衛花了半年時間創作打造,2017年送往武大校園敬贈查全性先生的。


  “君恩重泰山,寸草報春晖”。


  其實,他們與武大、查全性並無交集,皆因兄弟兩人是恢複高考的第一批受益者,此舉表達了一代人對查全性先生的感激之情。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八一路299号 邮编:430072 鄂ICP备05003330    Copyright ?   技术支持 思古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