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武大主頁| 學院內網| 化院信箱
學院新聞
追憶建言恢複高考第一人查全性
來源: 作者: 更新時間:2019-08-02

(转自光明日报)(本报记者 夏静 本报通讯员 刘志强 吴江龙)

 

【追思】

 

  8月1日,我國現代電化學重要奠基人之一、中國科學院院士、武漢大學教授查全性,走完了他95年的人生旅程。噩耗傳來,武漢大學師生沈浸在對先生的追思之中。網友留言“我們都是恢複高考的受益者,感謝查老爲恢複高考作出巨大貢獻,向查老先生深深鞠躬。”巨星隕落,風骨永存,查全性敢想敢言的精神永遠激勵和感召著後輩學人。

 

一生耕耘電化學

 

  查全性出生于書香世家,其父查謙是著名的物理學家,在父親的影響下,他從小就樹立了爲科學奮鬥的志向。

  1947年,22歲的查全性從上海大同大學轉學進入武漢大學化學系,1957至1959年赴蘇聯莫斯科大學電化學研究所進修,在國際著名電化學家、蘇聯科學院院士A.H.Frumkin(弗魯姆金)指導下從事電化學研究。學成回國後,在條件十分艱苦的環境下,查全性克服重重困難,以極大的熱情開始了在武漢大學的電化學研究和人才培養工作,使武漢大學成爲當時全國現代電化學研究的重要基地之一。

  查全性特別注重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爲我國電化學研究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20世紀70代中期,在對氣體擴散電極深入研究的基礎上,查全性科研團隊根據國家急需研制出了200W間接氨空氣燃料電池系統和軍工鋅-空氣電池。此後,他還創建了適用于研究粉末材料電化學性質的粉末微電極方法。

  1987年,他因在表面活性物質吸附規律、電化學催化和光電化學研究等方面的突出成就,獲得國家自然科學三等獎。耄耋之年,查全性依然奮戰在科研第一線,出版了化學電源研究領域的重要論著《化學電源選論》。

  查全性上課從不照本宣科,總是能在第一時間把最前沿的內容教授給學生。85歲高齡時,他仍然堅持爲本科生上《淺析能源結構》公開課,花費大量精力重新分析相關領域的技術發展態勢和前沿問題。他根據多年教學經驗編著的《電極過程動力學導論》,被公認爲是我國電化學界影響最廣的學術著作,是該學科領域被采用得最廣泛的研究生教材之一。

  武汉大学亿万彩票教授陆君涛回忆自己与查全性亦师亦友的60年时光感慨不已,“查老师是我认识的最善于学习的老师。他的课堂教学不受教科书的束缚,往往把不同课程的知识融会贯通联系起来讲,因而特别活,大家都很喜欢听他讲课。”这对习惯于“上一门课读一本书”的学生来说可谓耳目一新。

14D79

 查全性院士工作照。武漢大學供圖

 

  查全性不仅在学术上对学生要求极为严格,而且对学生的道德品行也极为重视。武汉大学亿万彩票教授艾新平回想起自己2004年参加国家863计划电动汽车专项的监理检查工作时,对查全性“我对你的专业能力一点都不怀疑,但作为年轻人一定要做到实事求是,敢于说真话”的嘱咐一直铭记在心,并将之作为一生行事做事的基本准则。

 

敢說真話的知識分子

 

  武汉大学亿万彩票教授陈胜利回忆,“查老是最讲慎言与必言的,没有把握的事绝不评论,但在必要时一定会挺身而出,直言不讳,这是因为他有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時任教育部黨組成員兼高教司司長、著名教育家劉道玉,知道武漢大學有個並不出名但敢講真話的查全性。1977年8月,鄧小平組織召開全國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査全性受邀參加。在談到招生一事時,他勇敢地站起來,當著鄧小平的面,大膽建言:“一是應該建立全國統一的招生報考制度,招生名額不要下到基層,由省、市、自治區掌握。現在名額分配上很不合理,走後門很嚴重,名額分配上,多的脹死,少的餓死。二是按照高中文化程度統一考試,嚴防泄露試題。考試要從實際出發,重點考語文、數學,其次是物理,化學和外文可以暫時要求低一點。三是要真正做到廣大青年有機會報考,能按自己志願選擇專業。大學生可以從應屆高中畢業生中招,也可以從社會青年中招。有些人沒有上過高中,但實際上達到了高中文化程度,可不受資曆的限制。”查全性力主高等教育招生必須通過考試,並建言當年恢複高考。停止了11年之久的高考終于在當年冬季得以恢複。一個可以通過公平競爭改變自己命運的時代回來了。

  2017年,爲紀念恢複高考40年,一家企業向武漢大學捐資1977萬元設立“查全性教授1977獎教金”。該企業董事長與合夥人都是通過參加1977年高考改變人生命運,通過這種方式來紀念和感恩查全性1977年建言恢複高考這一曆史性貢獻。

  “40年了,沒有查先生當年的曆史性建議,我不可能走到今天。查先生的建議改變了一代人的命運,後面又有了78級、79級……從這一點來說,這一建議改變了整個國家的命運。”1977年參加高考的熊曉鴿深情回憶。

20B43

 查全性院士生活照。武漢大學供圖

  查全性的真言直谏,改變了中國高等教育的發展方向,讓無數青年人的命運改寫。網友“曹爽”說:“先生一生鞠躬盡瘁,全性率真,複國之大考,振學之大計,功當代而利千秋。”

  大師遠行,留下的是對中國高等教育深沈的渴望與期待,更是對黨的教育事業滾燙的心願。

  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我們永遠懷念查全性院士。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八一路299号 邮编:430072 鄂ICP备05003330    Copyright ?   技术支持 思古科技